重磅!2022开年好书格局越大越要读懂这本书!

面向未来的投资、管理、视野、生活、教育、能力,让我们用最前沿的认知和思想,与最聪明的人共同进化。

如果你想改变一些事情,比如一个人、一个组织,甚至整个社会,那么请你先拿起这本书,读上5页。

如果你没有获得新的见解或可以开阔眼界的有效工具,那么,你可能对做出改变的态度还不够认真。

2021年过去了,但无论是个体还是组织,似乎都没有变得更轻松。“年轻人不想去工厂”“职业教育有缺陷”“就业困难”“华北逐渐东北化”“智能制造被卡脖子”“中美之争”……

诚恳地将问题“摆在桌面上”,这并非追责,而是对答案的追问;这并非控诉,而是对机会的争取。

迎来全新的2022年,向你推荐这本重磅新书《智造中国》——这是一位物理学家的“逆行”之作,这是解救个体、组织、社会的“强心剂”,这是为数不多被验证过的有效发展方案。

政府组织、研究人员要读《智造中国》,中美之间关于新的国际秩序的竞争,是我们面临的第二场战争。

商业人士、高职院校机构、学生群体要读《智造中国》,应对科学技术衍生的各种新物种,是我们面临的第三场战争。

过去的10年间,新的高端制造业并没有在中国系统地展开,中国制造业尚处于青黄不接的阶段。接得上,则成为发达国家;接不上,则会卡在中等收入陷阱里。

单单望向我们的东北三省,也必须承认这里有很长的“中国锈带”。我们不能沉浸在投产一间机器产业,就能将锈带擦亮的幻想中;我们不能在“华北东北化”的恐慌中,急于求发展而迷了路。

基思·伯内特爵士,曾从牛津大学调往谢菲尔德大学担任校长。2016年,马兆远与伯内特爵士在南京相聚。这一次的久别重逢,让马兆远教授在无意间找到了一个绝好甚至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解决问题的核心,就在于怎样为后工业化时代的人们提供新的工作。而伯内特爵士在谢菲尔德大学成功实践的AMRC模式,就是破解局面的钥匙。

产业比较优势丧失,环境严重恶化,工业技术未能顺利实现升级迭代,在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下半场,马兆远教授为我们提供了全新的视角和解题思路——AMRC。

AMRC也是《智造中国》一书的“灵魂”内容,从概念到实践案例、从优势对比到步步拆解,你完全可以把本书当成一份说明书。

AMRC涵盖了12大技术能力:增材制造、精密铸造、复合材料智造、设计和原型制造、集成制造、精密加工、智能制造、标准测量、结构测试、工程培训、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医疗、数字孪生。

什么是AMRC?简单来说,大学的研究中心为企业提供研发服务,吸引制造企业在周围投资建厂;这些工厂吸引了新移民,重振一度衰败的锈带城市;研究所也为这些工业企业培养了本地年轻人,年轻人通过在这里学习工业技术改变自己的命运。

因为开启了AMRC模式,谢菲尔德大学的研收入先后超过剑桥大学和帝国理工学院,居英国高校第一!波音公司、迈凯伦等一系列高端制造企业,选择在AMRC周边买地设厂,新工厂所在地的就业率从4%上升至86%!

按照技术成熟度来说,高校之前一直做一二三,就是原理发现、发文章、申请专利,然后申请基金。企业做七八九的阶段,就是把它规模化、产业化、以及运营 。中间四五六没人愿意做,因为四五六的开发需要大量投入,有开发风险 。

在AMRC的模式下:需求由企业提出,架构由高校培养的工程师完成,“卡脖子”问题由高校教授完成——它打通了从知识产权共享、企业研发投入、大学产业转化到金融投资的各个环节。

《智造中国》围绕AMRC,为我们指出了与“德国的双轨制职业教育”的差距,指明了在工程思维的范围内,操作工、工匠、工程师与科学家有何不同,指向了Worker4.0——后工业时代的人才路径。

要让大学参与真正的工业生产,回到社会活动的核心,成为新思想和新技术的源泉。这才是真正的升级转型(清华大学已与谢菲尔德大学联合成立AMRC,培养产业人才)。

AMRC,需要政府、高校、企业、资本的联动和全方位配合,而这正是本书最后所呈现的——中国制造业现有的工程红利、升级红利、制度红利。

一个确定的信号是——中国独特的发展经验,已经耕出了实践AMRC的最佳土壤!

25岁,马兆远在牛津大学攻读物理学博士学位,师从“超冷原子理论之父”、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基思·伯内特爵士。2006年,马兆远开始在美国国家标准局、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做博士后研究,师从“激光冷却之父”、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威廉·菲利普斯教授。

30岁入选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并参与设计了中国空间站“天宫四号”——世界第一个空间冷原子实验平台。

35岁的马兆远,在科学职业势头正劲时,做了圈子的出走者,挽起袖子做实业——2015 年,马兆远怀着一颗切·格瓦拉般的心辞掉了中科院研究员的工作,从而有机会作为一个实践者从前线了解中国的实体工业,也越发意识到实业的重要,越发觉得国家不仅需要科学精神,还需要工程精神。

这本书旨在帮助中国的工业界、政府、研究人员和工程师了解后工业化地区的转变是如何发生的。我在牛津的学生马兆远教授为此做出了巨大的努力。我向读者鼎力推荐这本书,希望它有助于我们未来年轻的一代建设出一个更好的社会和世界。

作为严肃学者的马兆远老师曾开出以俗语传物理大道于凡人的路子,现又以物理思维和科技哲学为工业升级开出了一个新药方,以新型工科教育架构智能制造的人才基座,无论是对行业的中观问题,还是对个人成长的微观问题,都能启发幽思、开出新路。

在飞速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我们先后经历了“到中国来制造”“全都在中国制造”“以中国为中心的制造”的几轮跨越,而未来,我们将对“中国以‘智慧’带动全球制造”的新时代更加充满期待。

中国掌握高尖技术的“创新工匠”目前十分紧缺,其中的原因有培训教育力量不足,也有近年来社会对“蓝领技工”有所歧视。如何发挥中国的人力资本优势,构建全社会人力资本向技术领域流动的激励机制,从而引领中国技术人才培育和培训的新潮流,将是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重要依托。

在全球工业智能化升级转型的关键时期,这本书可谓是应运而生、顺势而作,为传统工业的智能化改造拨开了迷雾、厘清了脉络,甚至是提供了方案,对实体企业转型升级、顺势发展将起到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

中国纺织服装产业发展到今天正处于极其关键的转型期,在这个个性化需求日益增长的时代,产业与科技的结合注定是个必然,马兆远教授将转型升级中至关重要的智能制造全体系以及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完整地呈现了出来。

马兆远博士的这本书栩栩如生地描述了 21 世纪初发生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 AMRC 的真实案例,见证了深度产学研合作的智能制造升级创新和大学教育新模式。现在中国正面临科技创新驱动的数字化转型和产业升级的百年大变局,我相信本书所传达的先进经验和理念将在祖国大地上启动新一轮的产学研用科技创新模式,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创造更辉煌的奇迹。

中国是个制造大国,但还不是制造强国。目前,由于工人工资的上涨,劳动密集型产业逐渐减少,但新的高端制造业却还没有实现。而一旦无法实现制造业的升级换代,就容易卡在中等收入陷阱里。那么,中国制造业究竟该如何升级?《智造中国》提供了中国制造业升级的路线图,公共政策制定人员和制造业的企业家们不可不读!

谁能在产业技术升级的过程中解决中产阶级的就业问题,谁就有可能掌握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密码。物理学家马兆远对谢菲尔德经验的近距离观察,在我的阅读范围内为我提供了对这一问题的最好回答。

纸质书:精装设计,让你沉思品读、体验翻书的畅快感;电子书:通勤路上、出差途中,系统梳理知识点;有声书:解放双手,打开手机就能听过瘾;解读音频:让你在亲自阅读前后,带给你不一样的视角和启发。

写《智造中国》这本书,真的是“负重前行”,周边人的怀疑和不屑,以至于我也多少怀疑自己是杞人忧天了。也许是我生活的圈子是这个社会的精英阶层,所以本不该感受到危机。

我出生在太行山的小山村,父母算是知识分子,因此成就了我上了北大、牛津,但山里面的煤产区还有我的亲戚们。我对经济的担心还不是改造今天东北锈带,而是怎样保住珠三角和长三角的中国经济的发动机。

小时候关于人类梦想的教育,让我不能安于自我价值的实现。在我们说共同富裕的时候,99%才是真正要实现共同富裕的人。这些人的富裕,不是被金融和房地产眷养着的富裕,而是劳动,从事有价值、有贡献的劳动,从而获得内心满足的富裕。

当我在这本书中谈到AMRC的时候,不是一种外来和尚会念经的心态,而是我从自己游历于欧美国家和中国的高校和研究机构的经历中,看到了这为数不多的成功案例之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