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丰子恺多才多艺的一生竟发现他与鲁迅相识的一段往事……

日前,丰氏家族后裔、丰氏好友与沪上文艺美术界人士为丰子恺特展举办了一次回顾活动,重温大师的多面人生。

复旦大学百年校庆的时候,重新唱响了由丰子恺作曲的复旦校歌,很多复旦的学子都回来了,听到这首歌仿佛回到了过去的岁月。

音乐家陈钢介绍,很多中国音乐人都是读了丰子恺在1926年出版的《音乐入门》才跨入音乐之门的,其中甚至包括音乐家聂耳、作曲家朱践耳等。这本书曾在半个世纪里再版了35次。

丰子恺还写过30多部音乐方面的著作,他把美术放到音乐里面,把古文糅到外国曲子里面,融会贯通,成为新的东西。丰子恺有句诗叫“独揽梅花扫腊雪”,仔细想想,这不就是do、re、mi、fa、sol、la、si吗?陈钢说,画中有音、音中有画,这位通才用美术家的眼光来解读音乐。

丰子恺精通英语、日语、俄语三国语言。外孙宋雪君介绍,有一次丰子恺正在翻译《苦闷的象征》,刚开始并不知道鲁迅先生也在翻译这本书,巧的是帮鲁迅那本书做封面的人正是丰子恺的学生,丰子恺才得知与鲁迅“撞车”了。丰子恺当时鼓起勇气去见了鲁迅。鲁迅接待他们时说,在日本同一本书很多人翻译是很正常的,你翻你的,我翻我的,各自出版。

后来鲁迅还专门跟北新书局的人打招呼:我这本慢点出版,让丰子恺的先出。丰子恺为此非常感动,一直想为鲁迅做点什么。1937年,他为鲁迅的《阿Q正传》画了54幅插图,印刷时被日军飞机炸成火海。后来他又重新画了一遍才最终问世。翻译“撞车”事件后,丰子恺与鲁迅一直保持着友谊,这段文人相“亲”不相轻的交往,被文艺界视为美谈。

1924年7月,在(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的《我们的七月》上所发表的丰子恺作品《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得到了《文学周报》主编郑振铎的赏识,他评价这幅画是“诗意的仙境”。1925年5月,《文学周报》开始刊登丰子恺漫画,并在画旁写上了四个字“子恺漫画”——以前中国是没有漫画的。由此,“子恺漫画”在公开刊物上的发表开始了,丰子恺也成为了中国漫画出版的第一人。

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席郑辛遥认为,丰老明显区别于其他人,他的画看上去很生活化、很平常,但经得起慢慢琢磨,看丰子恺的画,像吃檀香橄榄,当时很平淡,但是越品味道越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最新!泽连斯基:乌克兰30%发电厂被摧毁!基辅市长:市民不要用空调、电水壶、微波炉等大功率电器

终止与俄罗斯的合作后,欧洲航天局将选择SpaceX发射欧几里得空间望远镜

iPad Pro 2022即将发布:M2芯片+刘海屏+MagSafe充电?

AMD Zen4架构锐龙7000处理器上市后:锐龙9 7900X成四款中销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