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伽美什》人类文明的尽头

人为什么要学习语言?狭隘点,可以找个好工作;宽泛点,可以方便与他人进行沟通交流。目前为止,人类共有三套语言系统,即表音系统、表意系统和逻辑系统。表音系统指的是,为了配合发音形成的语言系统,比如英语;表意系统指的是,为了表达语意而形成的语言系统,比如中文;逻辑系统指的是为了表达逻辑结构的语言系统,比如计算机编程语言。

除了逻辑系统是近现代数学、科学和工程学三大学科交叉形成的产物外,其它语言系统都是经历成千上万年才演化而成的。语言本身也是要从早期的口语语言逐步过渡到书写语言。世界上的语言种类虽然繁多,但有一点是相似的,那就是几乎所有语言的早期,都是以诗歌的形式出现。诗歌因为有朗朗上口的韵律,在识字率几乎为零的古代,便于民间口口相传,逐代传承。

翻开世界史诸多国家和民族都有其自己的史诗,比如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贝奥武甫》;德国史诗《尼伯龙根之歌》;法国史诗《罗兰之歌》;俄国史诗《伊戈尔远征记》;西班牙的《熙德之歌》;古希腊荷马的《奥德赛》和《伊利亚特》;古印度的《罗摩衍那》和《摩柯婆罗多》;中国儒家有《诗经》,甚至连古西藏地区都有《格萨尔王》。

被考古发现的,世界上最早的诗歌是来自于两河流域的《吉尔伽美什》(The Epic of Gilgamesh)。尽管考古证据有限,但很多学者仍愿相信吉尔伽美什确有其人。他的故事从四千多年前就开始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苏美尔人间流传,直到古巴比伦时期才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成为人类最古老的一部英雄史诗的一部分。随着亚述文明的消亡,这部史诗也被埋在了废墟之下,直到19世纪中期,才由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的乔治·史密斯挖掘出来。经过无数学者们的努力和研究,从可以破译出的2000多行诗中,可以还原出故事的全貌。

主人公吉尔伽美什,是苏美尔(Sumer)王朝的都市国家乌鲁克(Uruk,位于现今伊拉克境内)的第五任国王,也是最古老的英雄王。乌鲁克文化(Uruk Culture)(约公元前3500—前3100年),那是一个铜石并用的时代,也叫红铜时代(介于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中间)。

苏美尔地区不是统一的王国,而是十几个没有从属关系的城邦。在苏美尔,统治城镇的恩是王政和神权一体的化身(恩是“主”的意思,是国王还兼大祭司,城市的守护者)。没有哪个城邦拥有压倒性的力量,许多城邦都对霸主地位跃跃欲试。

据说吉尔伽美什出身贫穷,“大力神塑成了他的形态,天使舍马什授予他俊美的面庞,阿达特赐给他堂堂风采,诸大神是吉尔伽美什姿容秀逸,他有九指尺的宽胸,十一步尺的身材。他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

奴隶社会早期,统治者比较悲催,不但要求原始武力值要高,同时还要俊美。这一点,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的神话故事中都有体现。在中国的上古神话中,统治者已在幕后指挥了,所以更多表现统治者有战斗力和仁德,比如黄帝、炎帝和尧舜禹等。

吉尔伽美什当国王后凶狠残暴,“吉尔伽美什不给父亲们保留儿子,日日夜夜,他的残暴从不敛息。吉尔伽美什不给母亲们保留闺女,即便是武士的女儿,贵族的爱妻。”

人民很绝望,每天都痛苦不堪,于是向上天祈求诸神的拯救。天神阿鲁鲁听进去了,创造出来一个半人半兽的勇士叫恩奇都(文学早期都很呆萌,都是打打杀杀。后期才加入情感生活,描写爱恨情仇拉流量的内容)。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决斗,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还擦出了革命的友谊。在恩奇都的陪伴与劝诫下,吉尔伽美什懂得了什么是尊重、什么是善良、什么是人性?

吉尔伽美什开始为民请命,主持人民的审判;亲自修理损坏的城墙和民居。在灾难到来时,他又挺身而出冲在第一线保护人民远离天灾人祸。他与恩奇都一起冲进森林,与魔怪芬巴巴血战;饥荒到来时,他打开王室的仓库,让人民得以度过饥饿。

女神伊什妲尔看到健美的吉尔伽美什,不禁向他表露爱意。吉尔伽美什却历数了女神过去的种种劣行和对感情的放纵,进而拒绝了女神(这样的史诗故事情节描写,跟古希腊神话手法很像,表现的是对男性的推崇和对女性的贬低)

受辱的女神回到天国,求助于天父阿努。阿努制造了巨大的天牛,降祸人间。吉尔伽美什再一次挺身而出,并在诸神的帮助下,杀死了天牛。受挫的女神对英雄们发出死亡诅咒,他们当中必须死一个“恩奇都该死,吉尔伽美什可以留下。”没过多久,恩奇都患病而亡,吉尔伽美什伤心欲绝,守尸七天七夜(做英雄的朋友要慎重)。

亲眼见证了好朋友的去世,让吉尔伽美什看到了死亡的可怕,他下定决心要找到长生不老的方法。吉尔伽美什找到了大洪水之后,唯一幸存的一对夫妻。得知加入神的序列,就可以长生不老。临走时,这对夫妻才透露旁边的湖底就长着长生草。吉尔伽美什毫不犹豫把双脚绑上石头,沉入湖底,得到长生草。在他高兴返回的路上,长生草被一直尾随的蛇(确定不是伊甸园的那条?)吃掉,然后蛇开始蜕皮。

吉尔伽美什生病了,连年的劳累,对好友的思念加上无限的愧疚与自责折磨着他悠久的生命。在他的生命之火快要燃尽之时,恩奇都的幻象出现。恩奇都告诉吉尔伽美什:

说完台词后,恩奇都离开人间。吉尔伽美什释然了,病也好转了。人民们再次看到了他们的国王充沛的精力的面庞,拥有明锐的智慧的眼神,和无比挺拔的身姿。人民歌颂吉尔伽美什,将他的事迹写在石板上世代传唱……

整部《吉尔伽美什》反映了人们对英雄崇拜、超自然力量的介入、大洪水、人类对死亡的思考等主题。讲述了吉尔伽美什国王的一生,揭示了人要与自然抗争,人不能永生的道理。

对今人而言,《吉尔伽美什》史诗也许故事漏洞百出,可你要知道这是一种语言翻译到另外一种语言,语境和韵律都是别国人不能体会的。“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这是对爱人的寂寥情思;“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是两情相悦的欢愉;“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面对离别的愁绪;“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这是暌违许久的深思;“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这是生死相隔的悲凉。

《荷马史诗》、《圣经》里的故事,都有《吉尔伽美什》的影子。若干年后,乌鲁克城倒塌了,那座吉尔伽美什亲自修建的城墙也化为尘土;接着巴比伦王朝灭亡了,苏美尔文化也退出了历史舞台…….只有吉尔伽美什的丰功伟绩和属于他的传说,刻在石板上,供人品头论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